​第一财经| 中国资本收购海外资产又多了新渠道:这家互联网投行一年签约超150亿人民币

易界网(DealGlobe)是一家专注服务中国资本的跨境互联网投行公司,是专注服务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科技金融控股平台。

“我们是一个互联网+的投行机构。”易界网创始人CEO冯林告诉《陆家嘴》杂志:“我们去年签约的跨境并购项目总值接近150亿人民币”。

2016年曾经的“第一高价股”暴风科技通过与光大共同投资设立的上海浸鑫并购基金,完成了对欧洲著名体育公司MP & Silva Holdings S.A. (MPS)股东持有的MPS65%股权的收购,并于当年5月23日完成交割。

MP&Silva是全球顶尖的体育媒体服务公司,在世界范围内拥有20个分部,营额超过7亿美金,核心业务是体育赛权的收购、管理和分销,涵盖主要国队、俱乐部、联赛和知名赛事。

此项目基金LP总认缴规模达到52.03亿人民币。易界网则是这笔交易的海外并购平台公司,上海浸鑫跨境并购的海外独立财务顾问。冯林表示:“从2015年10月接触到2016年5月23日完成交割,只用了短短7个月的时间。”

从伦敦金丝雀码头Level 39到上海陆家嘴

冯林目前担任易界董事长兼CEO,同时他还担任英国华人金融协会会长。

冯林曾在伦敦瑞士银行与美林银行的投行部从事收购与并购业务。在创办易界网之前,冯林曾任职于顶峰基金(Summit Partners),一家管理着160亿美元资产的顶尖私募股权基金。期间,冯林负责欧洲互联网、新媒体与科技领域的投资与并购。

“2014年,我和合伙人从数千只创业队伍中脱颖而出,获得英国投资贸易署天狼星计划的资金支持,并入驻伦敦的Level39金融孵化器。”冯林介绍道。

Level39是欧洲最大的金融技术类公司孵化器,成立于2013年。2014年,阿里巴巴伦敦总部迁入,金丝雀码头成为伦敦“金融科技城”,与传统金融业中心伦敦金融城(City of London)遥相呼应。

“因为我们专注于服务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需求,因此在国内建立办公室和团队是必不可少的。2014年底,在得到我们的天使投资人的支持后,我们在上海开设了伦敦之外的第二个办公室,也将公司的运营总部搬到了上海。” 冯林表示。

2014年6月30日,上海易界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在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实验区成立。

 

互联网+的投行机构:利用数据增加有效性

冯林表示,作为一个科技金融控股平台,易界网旨在通过线上平台结合线下服务的新型投行模式,帮助可靠的中国资本收购优质的海外资产。

“我们是技术驱动型线上服务结合高效线下执行,”冯林说:“整个互联网平台的搭建,可以提高工作效率,降低交易成本。”

易界网依托线上平台,线下团队,为客户提供深入全面的跨境并购服务,包括项目筛选、估值、谈判、尽调、交易结构设计、行业分析、流程管理、融资方案设计(并购贷款、优先、夹层、劣后)、专家意见咨询、投后管理等等。

相比于传统投行通过人工、线下、桌面技术这些特点,互联网投行更加具有“自动化、数字、移动技术”这些优势。

在买方接洽这一重要环节,传统投行需要向潜在买方展示投资概要,等待买方反馈,不可控的文件分发以及人工保密协议操作流程。

而互联网+的投行机构,则是买方在线浏览投资概要、通过配有中文翻译的录音向买方介绍项目。文件分发也处于可控状态,形成线上标准化保密协议操作流程。

目前该公司处于从位于英国的PE/VC资产组合公司建立数据库,未来则希望范围扩大至非PE公司和非英语国家。

“我们并不会成为数据提供商,而是利用数据来大幅增加作为领先数字投资银行的有效性。”冯林说:“当前的平台提升了10%的生产力,未来的目标是将生产力提升一倍。”

 

理性并购,帮助客户进行价值投资

 

目前,易界网在伦敦,上海,北京,目前拥有70名全职员工,包括26名投行与投资专业人士,15名技术开发人员。

公司投行与投资专业团队有来自高盛、摩根大通、摩根斯坦利、等国际知名投行,也有复星、陆金所等等国内知名机构。

2015年初,易界网获得千万级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。2016年2月26日,易界网对外宣布已经完成千万级的Pre-A轮融资。本轮融资由上海欧擎欣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(欧擎欣锦)领投,用来支持易界网全球性的战略及业务发展。

投资方欧擎欣锦告诉《陆家嘴》记者,之所以当时会选择投资易界网,主要是因为看好跨国并购,看好易界网的团队执行力。在投资方看来易界网“整个团队是真正在做事,方向正确,而且执行力很高”,而且“整个团队比较年轻,能在瞬息万变的投资市场迅速调整方向”。

“从资本市场发展角度看,并购有很大的机会;其次从产业升级看,国外有很多优质早期的项目;从上市公司市值角度来看,国内有收入的标的都想自己上市,能够并购的机会比较少。而国外,项目愿意出让控股权,价格也相对比较合理。” 欧擎欣锦的一位负责人说。

当前环境下,中国企业需要理性并购,而不仅仅只是财务投资,需要一些新兴的投行机构帮助中国客户更好的在海外进行价值投资。

 



前一条
后一条